最新版adc影院年龄确认

庞大剑威弥漫于天地,秦浩银发飘逸,脚踩九道帝环,身躯之上闪烁无匹锋锐的帝芒,像有万道剑意流动。这一刻,他气质发生极大变化,俯视着苍天万物,一股天生的支配气息扩散,普通帝者也受其压制,那种帝中王者的气度更增添了几许神威。

这,便是帝主强者。

此刻,各霸主势力高手望着他,圣剑风族的剑修受到的压力最大,金刚院群僧同样如此。毕竟他们属于南界本土势力,李初三跨入帝主层次,道门的强盛,何尝不是对圣剑风族和金刚院的潜在威胁?

一股股帝力暗暗释放,劫剑帝成功铸出第九道帝环的盛景,由各势力高手纷纷向宗门传达回去。几乎五界所有霸主势力的帝主,都看到了道山这一幕。

绝影剑宫。

帝殿之内,一道身影泡在剑池中央,承受上方亿万剑意洗礼,一坐便是十年。

如今,首无缺气息更强,体内那股剑气规则也更为锋锐和可怕,然而这十年,他不曾开口讲过半句话,哪怕创伤痊愈,天天面对绝影剑帝,听这位剑帝传授剑道,却始终未曾开过口。

直至这一刻,目睹秦浩脚踩九道帝环,即使只是一个缥缈的画面,也让首无缺真切感受到画面里蕴藏的霸道剑威。

一别十年,没想到,秦浩先一步证道帝主。

“羡慕了?”剑殿中,响起一道笑语,随即,绝影剑帝的身影出现在剑池旁边,这名后辈洗练剑意十年,心境坚韧无比,仿佛天下任何事都无法动摇他的剑心,唯独仅仅看了一眼弟子传回来的画面,剑魂便泛出了涟漪。

首无缺目光望向绝影剑帝,深深的吸上一口气,直接从剑池中央站立起来,那完美的剑道躯体似天生的一柄绝世神剑,只是一个简单的动作,剑池上方亿万道剑光顿时闪烁不停,一人的意志,引起亿万道剑意共鸣,当他帝意散发开来,脚步刚踩在地上,脚底便浮现出七道帝环,证道七重。

“前辈,剑池已无法继续精进的我剑意,请前辈赐我帝道剑劫。”一个隆重的大礼,首无缺拜向绝影剑帝,这十年,他虽不曾言语,内心却包含着感激之情,他从未想过,封千里居然有一位这么好的师父,不仅剑品好,修为也比南域剑帝更强,令人心悦诚服。

亲切感美女气质清纯街拍美照

“追不上他的。”绝影剑帝笑道,默默看守首无缺十年,对方剑道纯粹无比,着实令他欣赏。

“追不上也要追,起码付出行动,不至于以后见面太难看。”首无缺笑了笑,如果不追赶秦浩的脚步,那差距只会更大。

“好,我有剑劫三重,每历一重,可助铸出一道帝环,若成功渡过三重,可瞬息证道圆满,也踏足剑主之境。不过,风险也极大,稍微坚持不住,可能会死。”绝影剑帝神色凝重出声,他并没有开玩笑。

“为寻剑之大道,我辈剑修,何惧一个死字。”首无缺道。

绝影剑没再说话,欣赏的眼神朝着首无缺点点头,随即,剑指举向头顶,剑殿之内,顿时亿万剑气呼啸铮鸣,掀出一股恐怖无比的剑道风暴。

“要试师尊三重剑劫,简直疯了。”殿外,封千里正欲踏进来,突然一股剑威刺进神魂,吓得脚立刻缩回,掩好殿门,内心为之震撼不已。

绝影剑帝,乃真我至极剑主,那三重劫剑连帝主强者也承受不起,首无缺简直是个疯子。

同一时刻!

东洲东界,第一强国大秦最神圣的神峰之上,落日战神殿内,战楼手掌轻轻挥动,秦浩脚踩九重帝环的画面消失,他的目光不由朝大殿最上方的神座看去,那神座之上,有着一道身穿战神之铠的身影,即使坐着,身板也尤为高大,宛如天界战神的化身,令人忍不住畏惧颤抖。

战楼没有说话,只是望着对方,似在等待命令。

“以剑证道帝主,他的手段比以前更出色了。”良久,那神座之上的战神影子,发出不加掩饰的赞赏。

“义父,他成长速度过于惊人,百年未至,便重归帝主,为防患于未然……”

“下去吧。”威严的声音打断战楼。

战楼一怔,事已至此,义父还不肯抛开最后那一丝旧情吗?

“战楼告退。”战楼拱手朝前,笼罩金铠的身躯步步朝后退去,直到完全退向殿外。

丹帝重生归来,受其影响最大的便是落日战神,芥蒂既然种下,双方迟早会面对彼此,落日战神始终不肯出击,究竟是念旧,还是对他武力的绝对自信?

战楼猜不透他义父的心思,或许,两种原因都有吧。

……

啪!

东海蓬莱,一道炸裂的粉碎声,响彻在苍曜帝王寝殿,此时,殿内同样出现秦浩脚踩九重帝环的画面,那股威压之强,即使隔着亿万之遥,仿佛都震慑进苍曜的神魂里,令他心脏为之颤动。

“帝王息怒。”殿中,诸多姞族帝老惶恐不安,那李初三竟然一年间便证道圆满了,此人再不除掉,他日必然会向撼天族复仇。

“都滚出去。”苍曜爆喝一声,面庞狰狞,浮现一条条青筋。

道山一战,他帝力耗尽,又被秦浩帝意规则侵入神魂,夜夜受火焰焚烧的煎熬,经脉里像有无数颗陨星疯狂撞击,带给他莫大痛苦。

虽然最近老祖才助他化解来对方的规则道意,但是,李初三进步实在太快了,居然先他一步证道圆满,苍曜帝王至今,仍然证道八重。

“犯的着生那么大气?”姞涛踏了进来,手里把玩着两颗海龙胆。

“父亲。”苍曜向撼天帝主拜了一礼,似乎思考了很久,才缓缓挺身,说出内心想说的话:“求父亲带我面见老祖,助我铸出第九道帝环。”

“脑子糊涂了吧?”姞涛神色一惊,帝者道意不足,若强行拔升修为,不提其中的风险,对帝道始终有所损伤。以苍曜天赋和能力,不出百年,足够铸出第九道帝环,他竟然会被李初三影响了道心。

“我没有糊涂,请父亲带我面见老祖。”苍曜脑子里浮现秦浩脚踩九道帝环的画面,双掌紧紧攥在一起,他绝不甘心屈居对方实力之下,为此,他甘愿付出任何代价。

“呼。”姞涛吐了口浊气,他明白,道山那一战,丹帝后人在苍曜心里留下了阴影,这是一道坎,如果不助苍曜踏过去,恐怕这辈子都挣脱不了。

“既然决定了,那便随我来吧。”姞涛周身帝光肆虐,一眨眼,两人在殿内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