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男人app

..co,最快更新小妻吻上瘾最新章节!

倪筠之无奈,彬彬有礼地回答:“太上皇就不要再取笑我了,缘分的事情,哪里是说来就能来的。

而且,我也不是世子,身上也没有延绵子嗣的责任。

正因为如此,我跟不愿意委屈自己。

我要娶的,必然是一心一意真爱的人,是要跟我共度余生的人。

她可以来得晚一点,却一定要是对的人。”

对于各方催婚的压力,倪筠之从一开始的无奈,到抗拒,到麻木,到现在的坦然,他的心境已经锻炼的非常超然了。

倪雅钧苦笑:“我们都明白的意思,但是,也要给自己一个机会,没事多出去看看,而不是一下班就回家。这么宅,要怎么接触女孩子?”

凌冽也觉得倪雅钧的话有道理。他思忖着,又道:“我让皇后专门把盛京市的贵女们罗列出来,让勋灿去查一查这些女孩子的过去,再精挑细选一番,把名单照片都给送去,挑一下向后顺序,然后相

亲。”

倪筠之:“啊?太上皇,真的不必如此繁琐,缘分的事情……”

凌冽摆摆手,示意倪筠之不必再说:“我也是出了门才撞见小乖的,倾慕也是宴会上被贝拉看上的,洛晞也是去了巴黎才捡回了琉茵,这么宅着,确实不是办法。”

清纯唯美小姐姐拿叶子遮眼森女系写真

倪筠之跟倪雅钧身份不同。

倪雅钧是倪夕玥的侄子,最多算是皇室外戚。

但是倪筠之身上却有洛家人的血,他也是凌予将军的后人,跟乔家人一样,都是迎娶过凌予将军的女儿为当家主母的。

凌冽如今年纪也不小了,更是看重这些情意。

他知道洛晞是个狠人,从洛晞对乔家的态度就能看出来,洛晞不认情怀,只认能力。

像倪筠之这样既有情怀又有能力的,还是要好好照顾着,给洛晞未来铺路的。

倪筠之无法。

家人给安排的相亲,他可以躲掉。

但是太上皇给安排的,他只怕是躲不掉了,唯有道:“谢太上皇。”

知道倪家来人,倪夕玥跟洛杰布也下来了。

凌冽大喜,问:“小宝呢?”

洛杰布笑呵呵地说着:“帝辰两口子守着呢,刚喝了奶,就喝了10毫升,睡着了。”

凌冽马上牵着慕天星的手,道:“让父皇母后在这里招待他们吧,都是倪家人,想来母后也想跟他们亲近亲近。”

冠冕堂皇的说完,他拉着慕天星就走了。

功德王府。

他们一家子,自然早就打电话向洛晞、倾慕他们倒过喜了。

只是,也跟宝亲王府那边一样,在焦虑送什么礼物比较好。

昭禾的话,那是知道她喜欢什么,投其所好,可是小宝的身份不同,那是未来储君,更是萌太祖转世。

倾蓝坐在院子里,跟流光一起下棋。

边上,上官潇潇跟玄心在烤肉,裳生不停地写写画画,时不时拿着手机开始搜。

他在想礼物,想到一个,说出来,让大家参考,觉得不妥再重新换。玄心忽然端着两只一模一样的盘子,送到了流光跟倾蓝的手边小茶几上,盘子里是切好的烤肉,边上放着叉子,还有蘸酱,只要插了肉就能吃,无骨的,可以让他们一边

吃,一边保持双手洁净地下棋。

倾蓝瞧了眼,便温和地笑了:“多谢玄心。”

玄心:“应该的。”

倾蓝心事显然比余下几个重的多,眨眨眼,小心观察流光的心情,觉得流光好像还挺开心,于是缓缓道:“说起来,晞儿比嘟嘟还要小上几岁。”

流光点头:“嗯,确实。”

他不紧不慢地落下一子,仿佛没有听出倾蓝的弦外之音。

倾蓝唯有再接再厉:“晞儿如今都有儿子了呢。”

流光想了想,认真道:“他是宁国皇储,子嗣的问题尤为重要。而且琉茵公主母族远在千年之外,帮不上忙,如今早早生子,也算是巩固了她在宁国皇室的地位。”

倾蓝眸光一亮:“是啊,嘟嘟也是北月的储君,子嗣问题尤为重要呢。可是嘟嘟却没有晞儿那么好的运气了,如今婚礼没办,子嗣更不知道在哪儿呢。”

玄心在一边,拿着一把精致的小匕首小心割着烤肉。

听见倾蓝的话,她不由想起之前沈歆旖的催促,脸上又红了红。

无奈上官潇潇像是没听见。

而流光也像是没听见,只一心下棋,也不接倾蓝的话。

玄心不由焦急起来,竟然道:“我跟嘟嘟回宁的那日,母后带着昭禾在湖边接我们,当时,母后也问过我肚子有没有消息。”

裳生耳根一红:“母后说,子嗣问题重要,让我上心些。我唯有回答她,说我跟玄心尚未圆房呢。”

倾蓝急啊,小心又看了流光一眼,棋子捏在手心里,也不说话,只问:“听说,王爷曾经要求过嘟嘟,必须在大婚典礼之后,才能跟玄心圆房吗?”

上官听着,也觉得不像话。

女儿都这么大了,而且都跟裳生领过结婚证了。

作为一个独立自主的已婚女性,女儿有权利选择自己想要的婚后生活,父母不该在这种事上还要叮嘱女儿。

但是,流光就是个老顽固,她私下里也劝了,也是无用的。

不过上官的性格非常贤淑,哪怕这件事情她反对,也只会私下里跟老公建议,不会在别人面前跟老公作对。

她一边沉默,一边观察众人脸上的反应。倾蓝笑了笑:“王爷可是担心玄心跟嘟嘟往后还会有什么变动吗?这是万万不可能的,且不说嘟嘟从小到大,就喜欢玄心一个,就说玄心也待嘟嘟一心一意,他们肯定会扶

持着白头偕老的。”

流光终于收了手,抬眼望着倾蓝,不紧不慢道:“我对我女儿,有这个要求。她答应,便是我女儿,不答应,我以后不再认她。”

玄心闻言,吓了一跳,紧闭嘴巴不敢再说一句!

裳生面色一变,赶紧开口:“岳父大人……”流光又回头看着他:“大婚典礼后圆房,是当初答应我的条件,答应了,我才同意们去领证的。现在,结婚证领了,却要过河拆桥、不守誓言了?那么,我是不是

可以认为,洛裳生就是一个言而无信、过河拆桥的人?”

倾蓝面色一紧:“功德王不要生气,这事都怪我,是我急着抱孙子,眼馋倾慕当了爷爷了,这才会催促嘟嘟的。”

裳生赶紧也道:“岳父大人息怒,裳生一定遵守誓言,绝不让玄心受半点委屈!”

其实,他心里也是苦的。

好不容易领了证,还不能办婚礼,因为叔叔没办,哪里轮得到侄子?

如今倾颂大婚过去了,洛晞也有小皇孙了,依着祖制,再过半年就可以办下一场皇室婚礼。

但是,昨日在大礼堂,他又听见许多重臣追问勋灿,问他跟童颜之的婚礼是不是在半年后。

裳生这才绝望,勋灿也是他叔叔辈的啊!

这一等,半年+半年,可不就得等一年?

昨晚他跟倾蓝小小抱怨了一下,倾蓝也是着急,一年的时间,小皇孙都可以抱在手上了!

气氛越来越尴尬,上官忽而轻笑着打破压抑:“好了好了,蛇羹汤好了,蔬菜、肉类都烤好了,大家洗洗手,准备吃饭了。”

流光轻叹一声,其实他也羡慕倾慕当爷爷啊,他也想要个小人儿叫自己外公啊。抹了把脸,他温声道:“生孩子的事情,们自己看吧,我毕竟是建议,日子还是要们夫妻俩自己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