丝瓜视频在线下载app在线直播

蓝悠悠的反应速度不慢。

而且她一直处于一种警惕的状态。

在黑色的轿车朝她们母女撞过来的那一秒,她立刻抱紧女儿滚在了一旁的草坪上。

黑色轿车的左前车轮撞在了路牙上,弹起半个车身;没等惊魂未定的母女俩从草坪上爬起身来,黑色轿车快速的后退了七八米,又加速朝草坪上跌倒的母女俩猛撞过来……

蓝悠悠抱着怀里的女儿几乎是连滚带爬的往后退着;可她后退的速度根本赶不上黑色轿车冲过来的车速……

‘吱嘎’一声刺耳的急刹,黑色轿车紧贴着蓝悠悠的身体急刹住了。

前保险杠撞在了蓝悠悠的肩膀上;在抬眸的一瞬间,她看到了驾驶室里闪过了一张v字仇杀面具的脸!

再然后,那辆车便快速的倒车后退,一路绝尘而去。

“太太,没事儿吧?团团……”

莫管家立刻赶了过来,从蓝悠悠的怀里抱过了惊魂未定的封团团。

还好,团团只是受了点儿惊吓,并没有受到任何的伤害。

而蓝悠悠的半个肩膀却被黑色轿车的前保险杠撞得红肿淤青。

蓝色吊带裙清纯女孩肩上落蝶唯美写真

封家的大太太在光天化日之下被车撞了,这并不是一件小事儿。

莫管家立刻将公园里发生的一切告诉给了大少爷封立昕。

“那个鬼脸又出现了!他要撞死我跟团团!”

劫后余生的蓝悠悠,反而变得冷静。她清楚的意识到:那个鬼脸是不会轻易放过她的!

果不其然,蓝悠悠刚从警察局录完口供回到别墅休息时,她床头的手机便响了。

那是一个从伪基站打来的电话。

“蓝悠悠,如果还是不肯答应跟我合作,们母女俩下一回可就没这么幸运了!”

又是那个阴森森的声音!

听着让人毛骨悚然的声音!

蓝悠悠嘶声低吼,“混蛋!差点儿害死了我女儿!”

“这只是个警告!下一回,一定会让亲眼看到女儿横流的鲜血!”

“为什么?为什么非要逼我去杀林雪落呢?以的能耐,想杀林雪落还不是易如反掌的事儿?为什么要逼我?!”

“等杀了她之后,我会告诉为什么!”

随之,电话里便传出了她们母女被撞时,女儿封团团发出的惊恐万状的尖叫声。

再然后,电话便被挂断了!

“混蛋!去死吧!”蓝悠悠愤怒的将手机砸在了窗台上。

可警察局调查出来的结果却让蓝悠悠彻底的寒了心:开车狠撞她们母女俩的,只是一个二进宫的吸一毒者。因为出现了幻觉以为蓝悠悠要谋杀他,所以便开车去撞蓝悠悠母女!

除了尿检呈阳性,其它的什么也没调查出来!

等肇事者清醒了之后,一句‘什么也记不起来了’便直接掩盖了v脸面具的所有罪行!

直接被定性为是一次偶发事件!

才4岁的团团当时只知道害怕和恐惧了,她一直窝在妈咪蓝悠悠的怀里,根本就没看到什么v脸面具。所以蓝悠悠的口供便成了没有任何依据的片面之词!

如果自己现在去告诉封行朗:有人要逼迫她去杀他的老婆,他会信吗?

而且早晨她打女儿团团时所咆哮出的那些辱骂林雪落的话,莫管家都听到了!

如果现在说她蓝悠悠想杀了林雪落,估计连封家的那条狗都会相信的!

她有杀人的动机,更有杀人的念想!

******

得知侄女封团团被撞的消息,封行朗立刻赶了回来。

一并带回来的,还有地下拳击赛场上的那个年青大男孩儿——巴颂!

一直腻歪在封立昕怀里的封团团,在看到封行朗之后,立刻挪动下地飞奔过来。

“叔爸……叔爸……团团跟差点儿被车车撞死掉了!团团好害怕!”

封行朗一把捞抱起眼圈儿哭得红红的侄女,紧拥在怀里安慰,“团团不怕,叔爸回来了!”

虽说团团有惊无险,但无疑不在表明:事态已经在朝越来越恶劣的方向发展!

“告诉叔爸,看到那个司机长什么样子了吗?”

“没有……当时团团真的好害怕,一直紧紧的抱着妈咪。”

被封行朗抱在怀里的封团团,像是找到了港湾一样,止住了一直的哼哼卿卿,认真的回答着叔爸的问话。

“悠悠说,她又看到了那个v脸面具!”

封立昕紧跟在女儿的话声之后说道。

又是那个v脸面具?

意欲何为?

那家伙没道理对他封行朗的侄女赶尽杀绝的!

他应该知道:要是敢动封团团一根汗毛,就会惹得他封行朗不痛快!

如果他封行朗不痛快了,那他的日子也别想好过!

“报警了没有?”

“报过警了。肇事车辆和肇事者都找到了!是个吸一毒者,二进宫了!说撞悠悠和团团的时候出现了幻觉,以为悠悠拿着武器要攻击他……”

一个吸一毒者,什么样的口供从他口中说出,都是有可能的!而且也是可信的!

应该是听到了封行朗的说话声,蓝悠悠从楼下赶了下来。

“封行朗,我有话想跟单独说。”

思前想后,蓝悠悠还是决定告诉封行朗真相。不管这个男人相信不相信!

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蹙,“我们之间没有什么话不可以当着我大哥的面儿说!”

这是赤赤的拒绝!毫无旋回之地!

更像是在狠狠的打了她蓝悠悠的脸!

突然之间,蓝悠悠便什么也不想说了!

既然他不想听有关他老婆凶多吉少的话,那就让他等着替那个贱女人收尸好了!

蓝悠悠什么话也没说,便转身再次上楼去了。

封行朗维持着他的傲然,没有去理会带怒离去的蓝悠悠。

气氛似乎有些尴尬。

“行朗,也许悠悠真有什么话想跟单独说吧。”

封立昕到是挺大度的。妻女差点儿被撞,对于他一个丈夫和父亲来说,的确事关重大。他根本不会往儿女情长方面去想。只想尽快的查明事情的真相,保她们母女平平安安。

“无论是什么话,她能跟我这个小叔子说,也就能跟这个丈夫说!即便不在意,我还担心我家雪落会误会呢!”

封行朗这话听起来温耳,可细细品味之际,却又带上了那么点儿挖苦的意味儿。

“行朗,说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先是诺诺,再是团团……那个v脸面具老是阴魂不散的!”

封立昕很显焦躁。因为事关他妻女的人身安。

“暂时先别让老婆女儿乱跑了!我会派人保护在别墅的四周。”

微微的提息一声,“有关那个v脸面具……我会调查清楚的!”

封立昕只能先无奈的点了点头。

受到惊吓的封团团一直粘着封行朗不肯松手;被逼无奈之下,封行朗只能先把粘在他怀里的封团团带回封家别墅来安抚。

或许不仅仅是‘被逼’吧,从这小东西出生到现在,几乎都沐浴在他这个叔爸的宠爱之下。

看着小东西眼泪汪汪的模样,封行朗着实丢不下她。

“团团,妈咪今天打了对吗?”

小可爱脸颊上的红肿已经消退了,但封行朗还能感受到小东西所受到的疼。

团团含着眼泪点了点头,“叔爸怎么知道的?”

团团被打,是莫管家汇报给二少爷封行朗的。

或许在莫管家看来:即便蓝悠悠现在是封家的大太太,但也不能肆意的毒打封家的子嗣。更何况团团并没有做错任何事儿,却白白遭受了这一耳光!

铁打的少爷,流水的太太!这个道理莫管家很清楚!

“因为叔爸神通广大啊!”

封行朗搪塞了小家伙一句后,又问,“妈咪为什么打?”

莫管家只告诉他团团挨打的事儿,并没有听到具体的缘由。

团团抿了抿小嘴巴,却低垂下头来不愿意说。

“团团乖,快告诉叔爸。”

意识到小东西的顾虑,封行朗安慰道,“叔爸只是想帮助妈咪改正错误。难道团团不希望自己的妈咪变好吗?”

小东西几乎是他亲手带大的,她的小心思,封行朗当然能揣摩个透彻。

“团团很想妈咪变好……变成诺诺哥哥的妈咪一样!”

“那就告诉叔爸吧:妈咪为什么打?”

“妈咪不许团团给叔妈梳头……”

这就是小东西挨打的理由?

“妈咪这是要疯了吧!”

封行朗用温和的大掌轻抚着团团被打的脸颊,可目光却幽深一片。

******

雪落从学校回来之后,才听说了蓝悠悠母女差点儿被车撞伤的事儿。

“十四,蓝悠悠和团团被撞的事儿,知道吗?”

雪落试探的询问着跟了她们母子俩一整天的邢十四。

主要的意图就是想问问是不是河屯出手了!

“不知道。也不用知道!”

“……”

怎么河屯的义子说话的腔调总是这么冷生傲慢、阴阳怪气的呢。尤其是跟他无关的事!

“鼻涕虫,又哭鼻子了?”

听到亲爹轮椅的转动声,迎上前的林诺小朋友便看到了腻歪在亲爹怀里的封团团。

“诺诺哥哥,对不起……团团不想哭,可就是忍不住要哭。”

担心被嫌弃的封团团连忙嗅着鼻涕解释道。

“行了,别憋着了!想哭就哭吧!”

微顿,又补充上一句,“但是不哭的会更可爱哦!”

这神级撩妹的安慰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