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莓视频app污看

() 5号擂台。

第9组、第10组的比赛在这里进行。

1598号是杨莹,分在了第9组比赛。

在经过了前4轮的比赛之后,她哭了。

不过,她不是嚎啕大哭,也不是轻声啜泣,而是脸色难看至极,偷偷地在心里抹眼泪。

不难过不行。

每个小组5人,总共进行5轮比赛,而每轮之中有两场比赛,针对每一个参赛者来说,一共要参加4场(轮)比赛,有一轮是轮空的。

很遗憾。

杨莹是第五轮轮空。

前四轮比赛的结束,对她来说,意味着第二循环小组赛部结束了。

问题是……

她现在排名小组第一。

明眸皓齿阳关下的棒球少女写真

不过,这是倒着数的。

因为她的积分不理想。

四场比赛,得了0分。

这事放到谁身上,都不可能高兴。

更何况,杨莹还是在第一循环小组赛中,以第一名强势晋级第二循环小组赛的花。

只可惜是昙花一现。

这就让她更难受了。

所幸参加了四场比赛,她没有受伤。

要不然,那可真就亏大发了。

“打住。

不难过。

凭我的实力,本来第一循环小组赛就会被淘汰的。

是队长给了我机会,让我在第二循环小组赛见见世面,认清自身的不足。

我做到了。

不过感觉是不足。

四场比赛里面,至少有三场,如果不是我跑得快,那就完了。

呵呵。

感觉我逃跑的潜质还不错啊。

另外的那场比赛,我就没跑。

那人速度太快,根本跑不了。

多亏了直接认输,要不然,我已经被打烂了。

好啦。

好啦。

不哭。

要坚强。

我已经认识到自己的不足了。

也见过了大场面。

我现在要做的,就是艰苦磨砺,迎头赶上。

这就是我参加扬武大会的目的,顺利达成。”

杨莹本来还心里难受得要命呢,想着想着就自己乐了起来,眼睛也开始变得亮晶晶的,重新对未来充满了期望。

7号擂台。

第13组、第14组的比赛在这里进行。

2120是夏侯暴,分在14组参加比赛。

时值此刻,第14小组第4轮的比赛正要进行。

夏侯暴静静站在擂台之上,看着对面比他还要高大十几公分的男子,目光之中弥漫着一抹冷漠之色。

巨汉一脸不屑地舞动了一下方便铲,随即昂昂然挺了挺胸膛,明显一副没有把对方看在眼里的样子。

裁判站在擂台边缘,喊了一声“开始”后,立马飞身跃下,仿佛多待上半秒钟,也会丢了小命似的。

要知道对扬武大会这种实战比赛来说,所谓的裁判和比赛监督,基本上没有太多传统意义上的执法和监督职能,实际上就是维持秩序,推进比赛进行。

毕竟是真正的实战比赛,胜、负、平的结果很好判断。

在比赛时间内,还在台上活着的胜,死了和台下的负。

比赛时间结束后,都留在台上而且活着的,自然是平。

还有。

比赛裁判和监督虽然都是武者,但却并不意味着级别就比参赛人员高,有些甚至只有初级武道战士初阶修为,只不过年龄大点而已。

想想也知道,这些人根本就不敢在台上执法,甚至宣布比赛开始后,跑慢点也不行。

没办法。

太危险了。

稍不注意,小命就没了。

嗡!

巨汉手中的方便铲风驰电掣一般拍向了夏侯暴。

后者凝立不动,右手抡起大铁锤,直向前轰去。

咔嚓!

啪嚓!

噗嗤!

啊啊啊!

乱七八糟的声音顿时响成了一锅粥。

只见巨汉早已被大铁锤砸翻在地,血污四溢,就连方便铲也彻底变了形。

轰!

现场顿时响起一阵喧哗之声。

“夏侯暴太强了,绝对是这次扬武大会的冠军。”

“巨汉也是高级武道战士啊,而且看起来比夏侯暴还要高大魁梧,没想到竟然被夏侯连方便铲也一块给拍烂了。

这……力量也太大了吧?!

我现在甚至觉得,如果初级武道战将碰到了夏侯,是不是也会被他轻轻松松就给灭了呢?”

“开玩笑。

夏侯暴是厉害不假,但这也只是在武道战士这个境界内。

如果是初级武道战将,这可是跟武道战士相比,提升了一个大境界,夏侯应该是没有机会赢的。

别忘了,能突破到武道战将的武者,无论是战法技能,还是身法技能,或者是防御技能,特别是实战经验等等,都不是武道战士这个级别的人可以挑战的。”

……

11号擂台。

第21组、第22组的比赛在这里进行。

2238号是肥妞,分在21组参加比赛。

时值此刻,第21小组的第4轮比赛正在进行中。

一名光头大汉挥舞长棍倏地攻向赤手空拳的肥妞。

后者身体一晃,不退反进,两手向上一伸,竟然抓住了长棍末端,随即就势一甩。

啪嚓!

光头大汉猝不及防之下,直接被摔落擂台之下,看上去狼狈不堪。

哗!

11号擂台周边瞬间传出一阵轻笑之声。

“呵呵,算这大光头走运,肥妞没下狠手,要不然,擂台上又会多出一滩肉酱。”

“肥妞这是怎么了?这几场比赛感觉很温柔啊?为什么?难道是想当淑女吗?”

“人家这叫大智慧,用最小的力气获得最满意的结果,为接下来的淘汰赛留力。”

“对啊。

像她这个级别的高手,肯定要看得长远啊。

淘汰赛也是连轴转的。

万一遇上了夏侯暴那样的高手,血拼在所难免。

能多留一份力气就多留一份力气,这事没毛病。”

……

16号擂台。

第31组、第32组的比赛在这里进行。

1999号是酒神,分在32组参加比赛。

擂台之上,酒神拎着个金黄色的大酒瓶,咕嘟喝了一口。

眼见着对面粗壮男子的长枪疾刺而至,大酒瓶向前一磕。

嘭!

巨响声中,前者手中的长枪顿时向后倒飞而起。

与此同时,粗壮男子的左右两手虎口部震裂。

吓得此人噔噔噔向后退了三大步,看向酒神的目光中,充满了浓浓的不可置信之色。

后者则是一仰头,咕嘟嘟又喝了一大口酒,随即咧嘴一笑,伸出手指向对方勾了勾。

粗壮男子微一犹豫之后,不知道嘴里嘟囔了一句什么,随即直接一纵身跃下了擂台。

哗!

现场顿时响起一片大笑声。

20号擂台。

第39组、第40组的比赛在这里进行。

2293号是烟鬼,分在39组参加比赛。

他狰狞一笑,手里的血红色长烟杆一挥,顿时传出一道犹如夜枭一般的古怪声音。

妈呀!

烟鬼对面的年轻女子直接尖叫一声,飞下了擂台。

霎时间,四下周边爆笑声响成一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