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平台樱桃的app

() 走廊,楼梯拐角

源刚要下楼梯,不巧便与正好窜上楼来的左臣羽撞了个对面。说来也巧,二人正好在视野的盲角里撞在了一起,倒不是说双方耳朵塞了驴毛,而是这两人一个上楼一个下楼脚底下都悄摸摸的,竟没发出一点儿动静。这才撞在了一起。

源脚下不出声是因为刚才听见枪声,为了不惊动那个开枪的人,小心起见所以才这样。

左臣羽呢,则是一种职业病,走路不出声惯了。

“哎呦我去,我说小祖宗你走路咋不出声啊。撞的我鼻子都歪了。”左臣羽摸了被撞到的鼻子,小声的,没好气的抱怨到。

“我还没说你呢,刚才的枪声怎么回事,是不是你搞出来的事。”

“天地良心,真不是我挑的头。,你小子不是睡着了么,怎么窜这来了。”

“这事以后再说,现在我们必须马上赶去银座。”

“又去洗头啊?”

“洗什么头,哪有人两小时不到洗两次头的。”源反吐槽他一句,说到,“我啊,看着这天快黑了俱乐部也该开门营业了。所以就想,请你去喝一杯。”

“喝醉了明天还上不上班了?”他问。

“问这么多有毛线用啊,不想上班那你就别上,别废话了快走吧!”源没闲工夫再耽误时间了,他知道自己接下来要做的事有多么需要时间,自己必须争分夺秒。他二话不说,拉着左臣羽便离开了这是非之地

中分长发高冷美女柔弱无骨可人写真

……

另一旁,白犀牛准备好了吃饭的家伙事,便在公馆大门玄关处等候大哥南美鼠的出现了。他穿着一身黑西装,配了双黑皮鞋,戴了个黑帽子和黑墨镜,手里还拿着两个黑色小手提箱,完完就是走的暗黑系画风。(别)人一看就知道

这是个黑社会

别说,这副从头到脚一身黑的打扮倒是和咱们的源警官又些许相似,只不过源警官走的是新潮运动系暗黑风,和他看似相同却大相径庭。同样是暗黑系,他是黑社会,源则是阴郁小生。

唉~穿衣为辅,长相为主,可能这完是看脸吧。

终于,等到了南美鼠从楼上走了下来,他远远的叫了一声大哥,等到南美鼠走近,他才问:“青山先生和你说了些什么?也告诉我一点嘛?”

南美鼠的脚步并没有停歇,“有话路上说,不要耽误时间。”

要说这青山圭坚,他为了给自己那不争气的儿子擦干净屁股,也算是大手笔了竟把后院停机坪的一架直升机都借给了南美鼠。

为了等候二人的到来,飞行员已经提前将直升机的螺旋桨发动了一会了。

“先生,上飞机的时候请小心。”见到二人到来,飞行员善意的提醒到。

可是南美鼠接下来的举动却很不友善了。他嘴上不说,手上却做了一个下去的手势。

飞行员一愣,便被不耐烦的白犀牛打开驾驶座的门的拽着丢下了飞机,屁股朝天,扑倒在了草坪上。

南美鼠坐上了驾驶位,白犀牛则从一旁坐上了副驾。

他们的目的地便是位于东京港区的ntv电视台所在的大厦顶楼有着大写h字母标示的直升机停机坪。

在飞往目的地的路上,南美鼠将此次行动的任务大致的告诉了坐在身旁的白犀牛。

“大哥,”听完任务,白犀牛有些不解,“你刚才说的我都已经清楚了。可是为什么我们要去的地方不是银座而是港区呢?”

“现在港区那边正停靠着一艘从横滨驶来的私人豪华游轮,那就是今晚青山公子最后要前往的消遣地,这艘游轮将会驶向横滨,最后由横须贺出东京湾,穿过浦贺水道,在伊豆靠岸,彻夜狂欢过后,明天一早船遍将会迎着日出曙光回航横滨龙港。这艘船今晚到明早的航线我们已经了如指掌了,至于银座那边,我也已经发短讯让美洲狮和蓝鼻子小丑她们以最快的速度赶去了,如果她们那边的行动顺利……哦不,如果任务能够成功完成的话,那就用不着我们这边再出手了。”

“狮子和小丑她们两个已经完成从香港回来了吗?真是迅速啊,这才不到一个星期就把大人交给她们的任务给完成了。如果是她们去做的话,那么这次应该就不用我们再出手了。可是大哥,为什么我们还要……”

“你不理解是么?”南美鼠开着飞机,一脸冷漠的说,“那我就告诉你好了。”说到这,他冷眸一瞥坐在身旁的白犀牛,眼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他接着说到,“所谓智者千虑,就是要把每一个可能性都考虑进计划之内的。白犀牛,你听说过那位被称为最有前途的年轻警部、有着怪物称号的源真浩吗?”

“源……源真浩?”白犀牛眼中充满了疑问,“呃……我听说那可是个狠角色呢。难道……”

“没错,我们这次的对手就是他。不过我们不能因为对手的强大就感到畏惧,同样也不能因为对

手表面的弱小而去轻视。和你说这么多,是因为我希望有一天你能成为一个可以独当一面的大物。”

白犀牛不以为然的笑了起来,“有大哥在,哪里还需要我出来独当一面啊!源妖怪也好,白眉探也罢,不管对方是什么人,只要大哥您一出手,保管让他是屁滚又尿流啊!哈哈哈哈哈!”

刚笑了几声,他却忽然不安起来,像是想到什么似的,急忙对南美鼠说:“大哥,如果是源真浩到东京来了的话,那么他的身边一定会跟着左臣羽!之前那个人,那个踢飞我手枪的人,十有**就是左臣羽!除了他警方没有人第二个人有这样的身手了。如果左臣羽也在的话,仅凭狮子和小丑两个人她们能对付吗?只是没想到他居然还活着……这个人难道是蟑螂吗。”

“左臣羽吗……”南美鼠低语到。从他的眼神来看,貌似他并没有考虑到这一点似的。白犀牛不敢再说,只是不时的望着他,等候着回答。突然,南美鼠冷哼一声,道:“左臣羽那家伙已经死了!三年前的那场事件里,肺叶中了傀儡师的一发子弹失去行动能力之后,在那天的那场汽车爆炸里被炸成焦炭了不是么。现在这个人只不过是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高仿货罢了。”

他说了很多,却唯独忘了自己还有一句话没说清楚,那就是不久前提到的智者千虑;他到底是考虑到了什么才会决定和白犀牛前往停靠在港区的豪华游轮呢?

关于这一点,另一个人在开始行动之前也有认真的考虑过……

“你之前来过这么?”即将上楼的时候,左臣羽突然问源。俱乐部位于建筑的四楼,临街的一楼是家华人餐馆。在银座这种寸土寸金的地方,能够有钱包下这栋大楼的四楼整层的大部分地方装修开店已经很不错了更何况这家新开不到半个月的俱乐部的妈妈桑还只不过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年轻人。而且虽说是新店,但规模可不小呢。

“不,我没有来过。”面对左臣羽的问题,源若无其事的回答到。说着,他看了一眼手腕上的手表,时间18时29分。“左臣,快七点了,酒吧也该开始营业了。我们……”

“那我们要不在这家中餐馆吃顿饭,等半个钟头再上去?”

“不,就现在,现在就上去!”源拉着左臣羽的手就往楼上快步走去,二人一直上到了四楼刚到四楼,便能一下子感觉到周围的风格和气氛的突然转变,这一层楼被特别装修过,墙纸、挂灯、地毯、都是重新装潢过的,颇有一些异国风情。这还只是刚刚走进便能看到如此华丽的景象,至于里面,那也是可见一斑了,想必不会比这逊色吧?

二人的脚踩上门口的地毯;不得不说,很舒服,踩上去软软的,材质很好,像高级货。

“真奇怪啊,怎么就没人来偷这地毯去卖钱呢。要我是贼的话,肯定会……”源一句话脱口而出,立马引来了身旁的左臣羽诧异的目光。“喂,别用那种看贼似的眼神看着我,我也就是随口说说嘛。怎么?说说都不行啊?”

“谁看贼似的看着你了……真是敏感。”他说,“不过你倒是把话说完,要你是贼你会怎样?”

源冷笑一声,打趣道:“呵,我要是贼我就去自首行了吧?随口说句话都要搞得这么紧张,瞧你,跟个公安警察似的。”

“得,要想做贼以后再做,偷东西也好偷人也罢,只要你喜欢都行。不过眼下咱们还是先把本职工作给做了,至少你现在还是个警察对吧?别的不说,就冲咱爷们跑这么远从横滨来一趟,这总不能空手而归吧。”他故意在横滨两字上加重了声调,好像生怕别人不知道他打哪来的一样。

……